学术期刊,免费论文下载,上中国中国学术刊期网!

出版传媒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期刊资讯 > 出版传媒 >
2017年有哪些科技著作值得一读?《连线》杂志为你推荐这些!
2019-02-09 11:08:03 来源:本站 访问:
摘要:  编者按:《连线年出版的最有价值的科技书籍

  编者按:《连线年出版的最有价值的科技书籍。本文是第一部分,一共有6本书。文章由36氪编译。

  写一本关于体育的书不难,但写一本能够吸引非体育爱好者的体育书籍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Erik Malinowski做到了,《Betaball》受到了许多非体育爱好者的欢迎。

  尽管这本书的兑现了其承诺(就像标题中呈现的那样),展示了创业型的思维和严谨的科学是如何将金州勇士队提升到NBA顶级阵营的,但它读起来并不像是一份给投资者的报告, 也不像硅谷的言论那样——试图重塑体育运动。更确切地说,《Betaball》呈现了勇士队历史上7个戏剧性的赛季,将精力都集中在了生动的人物和充满悬疑的时刻,来讲述扣人心弦的故事。

  举个例子, 在2016年西部季后赛的比赛中, 球星Stephen Curry 在对阵休斯顿火箭队的比赛中膝盖严重受伤。伤势非常严重: 正如Malinowski所说,没有人能保证库里能够回归ーー整个球队的未来陷入了危险之中。两周后,Curry在5分钟加时赛中获得了创纪录的17分,这也使得他的球队战胜波特兰开拓者队取得了胜利,也让他获得了NBA最有价值球员的头衔。

  即使你对勇士队怎样一步步成为NBA冠军的过程不感兴趣,这本书仍旧值得一读。Malinowski以勇士队为例,研究了创业型的思维以及严谨的科学如何应用于科技行业之外,并获得了成功。

  疯狂的千禧一代有句口头禅:“做你喜欢做的事。”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已经将他们对美丽、健康或时尚的热情转化为工作的一部分, 就像社交媒体的影响者(网红)正在做的这些。这种生活方式令人羡慕,工作看起来似乎很容易。但是,在《(Not) Getting Paid to Do What You Love》一书中,Brooke Erin Duffy揭露了女性在其中面临的巨大压力和不平衡的权力动态。

  Duffy花费了三年时间,对数十位社交媒体制作人进行了采访,她的研究深度在她的见解中是显而易见的。她的调查揭示了每一篇文章都经过了不懈的努力和严格的审查, 每一篇文章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既是关于品牌, 也是真实的。(但许多这样的帖子没有为创作者赚取任何收入。)这本书以千禧一代为中心,但它为各个年龄段的读者提供了深刻的见解。Duffy对性别歧视的探索,以及她对零工经济的探索,让这本书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有趣且有益的阅读——即使是那些不关注Instagram的美食家和时尚达人的人。

  想象一下另一种类型的硅谷。科技繁荣的“战利品”并没有集中在少数几位创始人手中,新的流媒体服务和分销平台并没有威胁到创意产业的传统收入来源,在这种情况下,按需服务的工人不必向算法老板讨要更公平的待遇。这一愿景有一个名称:平台合作主义(Platform Cooperativism),这是新学院教授特Trebor Scholz在2014年12月创造的术语。今年,Scholz和记者Nathan Schneider出版了一个让这一愿景成为现实的“剧本”。

  《Ours to Hack and to Own》是重新思考工作未来和重建一个更公平互联网的实用指南。在Scholz、Schneider和数十位撰稿人所展示的乌托邦中,我们习以为常的技术——从Uber到亚马逊和Airbnb——被重新塑造为合作企业和集体管理的实体。他们表示,Mark Zuckerberg可能会把他的Facebook股份放在一个由用户控制的信托基金中,这样,数十亿人就可以对平台收集的数据有发言权。这只是几十位撰稿人提出的大胆建议之一,他们设想的是一个更公正的互联网未来。从某种程度上说,《Ours to Hack and to Own》可能读起来就像一个白日梦。但它也是一个必要的提醒——那就是更好的互联网是可能的。

  “技术既不是好的也不是坏的,它也不是中立的。”历史学家Melvin Kranzberg在1985年写下了这句话,在当下显得尤为深刻。因此,《Twitter and Tear Gas》,这本Zeynep Tufekci所写的关于数字时代社会运动的书, 是以Kranzberg的这句话为结尾的。关于网上抗议有一个很好的起源故事,Tufekci把它详细地记录了下来。在Twitter和Facebook等庞大的社交平台的引领下,互联网的兴起为很多人提供了机会,让他们能够放大自己的声音,在网上建立社区。科技本身并没有引发抗议(尽管记者们发表了大量的声明),但互联网允许建立新的联系,而这些新联系的建立,创造了一种新的抵抗模式,。所以说这种模式诞生于互联网上。

  然而,世上没有完美的工具。在中东, 社交媒体允许人们未经审查地记录虐待行为,‘看门人’的缺乏让他们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 而事实就是如此。Tufekci写道。但这些颠覆了等级制度的工具也提供了一个新的工具。社交媒体公司可以用一种不靠谱的算法、狭隘的服务条款或者过多的错误信息来压制事实。

  这些创新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从历史的任何时刻来看都是不可能预见到的。Tufekci写道:“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在十年前还没有电,现在连孩子都有手机了——那里可能还没有电。”她没有一个统一的理论, 但是她对于生活在模棱两可的环境中感到很舒服。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继续前进,同时提出一些关于进步的正确问题。

  在《Technically Wrong》一书中,Sara Wachter-Boettcher拿着放大镜重新审视了我们每天所接触的技术。在一个又一个的案例分析基础上,Wachter-Boettcher仔细分析了运行在我们生活中的应用程序和算法,指出了它们固有的偏见、那些有缺陷的算法,以及明显的设计疏忽。但与其他悲观的评论不同的是,Wachter-Boettcher提供了解决方案。对于每一次她提出的引起我们注意的失败案例,Wachter-Boettcher还解释了这项技术是如何形成的, 它是如何被控制的,以及科技公司可能采取一些什么实际步骤来减轻或修复损害。

  这本书讲述了硅谷的一种倾向,即认为任何用户体验之外的既定规范都是“极端案例”(Edge Case)。这种方法是有缺陷的,你可以看到它在这个行业中臭名昭著的缺乏多样性的影响。她说,事实上,我们都是极端案例。相反,让我们把它们称为“压力案例”(Stress Case),试着解决它们,而不是把它们标记为不受关注的极端问题。从一个话题转到另一个话题,这本书的节奏非常明快,快到永远不会让你感到厌烦,同样,你也不会愿意错过任何一个节拍。一个接一个的趣闻会让你说:“哦,是的!我看到了!”你会想知道,即使是在后Facebook的时代,你仍然对科技的诸多缺点视而不见。

  20世纪的密码学领域的巨人是William Friedman,他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的密码破译中开创性的工作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起到重要作用——事实上,它是美国国家安全局创立的基础。关于他的功绩的描述通常会提到他的妻子,Elizebeth,她是他的伙伴。但是,正如Jason Fagone在他精心安排的传记中所描述的那样,Elizebeth Smith与Friedman不相上下,她的个人故事甚至比她的先驱丈夫更有说服力。

  Fagone是此前未被充分利用的材料的受益者,包括Elizebeth的信件、日记和其他文件。他挖掘这些资料,记录下了主人公生活的惊人轨迹,通常都是惊人的细节。在一个狄更斯式的小说情节中,一个年轻女子被带到芝加哥城外一个疯狂的科学殖民地,被指派去帮助一位古怪的主妇证明莎士比亚的戏剧实际上是由Francis Bacon创作的。在完成这个项目的过程中,她遇到了并最终与Friedman结婚——但在二战期间,她自己也加入进来,领导着揭露这个半球纳粹间谍活动的努力。

  Friedman学到和发明的密码技术非常有价值, 以至于甚至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 由于解释了加密技术, 国家安全局的代理人也没收了他们的论文。但是,因为我们迟迟没有认识到女性在科技领域的斗争,Elizebeth的故事尤其能引起共鸣。正如Fagone所能证明的那样,弗里德曼夫人不仅是一位密码学领域的先驱,也是一位爱国的间谍捕手,同时也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