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免费论文下载,上中国中国学术刊期网!

国内国际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期刊资讯 > 国内国际 >
回顾与展望:改革开放40年的江西文学
2019-01-28 12:00:58 来源: 访问:
摘要:回顾与展望:改革开放40年的江西文学  前不久,江西省文化促进会、江西省文联、南昌工学院联合主办了“新时代江西文学沙龙”研讨会,省内近20位作家、评论家和文化

回顾与展望:改革开放40年的江西文学

  前不久,江西省文化促进会、江西省文联、南昌工学院联合主办了“新时代江西文学沙龙”研讨会,省内近20位作家、评论家和文化工作者集聚一堂,畅所欲言。大家围绕“回顾与展望:改革开放40年的江西文学”话题各抒己见,气氛热烈。

刘上洋:

改革开放40年来,江西文学创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为加强全省的文化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丰富人民群众的精神生活发挥了重要作用。我认为,在全国产生影响的主要有六个亮点:一是以陈世旭为代表的反思文革的短篇小说,如《小镇上的将军》等。二是以胡辛为代表的女性文学。写女性的独立、女性的地位、女性的追求。如短篇小说《四个四十岁的女人》等。三是以胡平为代表的报告文学。如《世界大串联》等。四是以毕必成为代表的电影文学。如电影《庐山恋》,这是我国当代影坛中第一部旅游风光故事片,把风景和旅游、爱情结合起来,写了大陆和台湾青年的爱情故事,在中国的电影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五是江西散文在全国很有影响。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出现了一大批散文作家,整体实力是比较强的。六是江西的网络文学。也出现了一批有影响的作家。在全省产生影响的也主要有六个方面:一是戏剧作品。《山歌情》《榨油坊风情》《远山》等,得了“五个一工程奖”和文华奖等。二是长篇小说。每年都有好多部出版。三是电视剧。《井冈山》《地下地上》等,都很不错。四是杂文。五是儿童文学。六是谷雨诗会。每年举办一次,成了江西文学的闪亮品牌。
本文来源于网络,由<a href=http://www.ynyan.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中国学术<a href=http://www.ynyan.com/qika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期刊</a></a>网整理发布。

江西文学也存在着明显的不足,主要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一是缺乏领军人物。现在,我们的创作队伍还是有的,但是在全国叫得响的领军人物比较缺乏。二是在全国叫得响、有影响力的作品比较缺乏。三是创作氛围不够浓厚。

对江西文学发展的几点建议:一是要加强对中青年作家的培养。现在的中青年作家在这样三个方面还比较缺乏:一个是缺乏思想理论和知识功底。第二个是缺乏生活积累,大都在机关单位工作,没有丰富多彩的生活经历。第三个是缺乏读者意识和市场意识。二是要加强现实主义文学创作。只有现实题材才有更为强大的生命力。三是要加强文学创作激励机制建设。要出台一些政策和奖励扶持措施,帮助作家写出好东西。四是要加强创作平台建设,为作家提供施展才华的舞台。

叶青(省文联主席):

改革开放40年,江西文学与时代同行,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出现了陈世旭、胡辛、胡平等一批在全国文坛具有独特风格的重要作家,在电影文学、戏剧文学等领域也曾经贡献了不少优秀作品;及至当下,江西有一批中青年作家活跃于全国文坛,作为一个群体形成了江西当代文学的独特气质。主要体现在:江西作家自觉与时代站在一起,现实主义创作始终是江西当代文学的主流;始终以地域风情、地域文化为自身文学创作的底色,体现了江西作家共有的文学情怀;当代江西文学在小说、散文、诗歌、儿童文学、女性文学、戏剧文学等方面都形成了自身的创作特点,后继有人。

通过对过去40年江西文学发展的回顾,我们形成了一系列共识,增强了文化自信,但今日的回顾,不是为了自我陶醉,而是为了更好地总结经验,反思不足,为了江西当代文学未来更好地发展。当我们以反思的姿态反观40年来江西当代文学的发展,我们也认识到,与改革开放同时起步、与全国文坛同步前行的江西文学,在本世纪以来略显沉寂,在正在隆起的江西当代文学的高原上,我们还缺少旗帜性作家、缺少扛鼎之作。重要作家和重要作品的缺少,客观上造成江西文学整体影响力的减弱,造成江西在当代中国文坛话语权的缺失。

展望未来的江西文学发展,我们有许多亟待加强的工作。要大力加强对具有一定实力的中青年作家的支持,要及时关注、评论、推介他们的作品,特别是对作家们的新作、力作,要加大推出、传播力度,并对作家们取得的成绩给予充分肯定和及时表彰;要加强对年度江西文学成绩单的总结和传播,给广大作家形成鲜明导向,也给读者提供一份可供参考的书单,加强江西当代文学的传播力和影响力;要加强和改进文学评论工作,提倡真诚有效的批评,倡导文学观念和思维的碰撞;要加强文学的开放交流,在更广阔的舞台上,相互切磋、促进,在更大的视角下思考江西文学创作的走向。

当今时代,文学生存与发展的外部环境已经发生深刻的变化,文学创作、阅读、传播的方式也更加丰富多样,当代江西文学要适应环境的变化,跟上时代的节奏与步伐,以强烈的责任感和文化自信,努力参与和推动中国当代文学的繁荣发展。

汪玉奇(省文化促进会副会长、省社科院原院长):

回顾江西文学40年,我可以自豪地说,这是一片盛产文学的土地。我把这40年划分为三大阶段:

一一大转折时期的呐喊。结束文化大革命,开启改革开放的历史大幕,是当代中国一次伟大的转折。在这一转折时期,江西文学界像火山喷发一样,喷涌出强烈的创作激情。对文革的反思及对文革苦难的控诉,对大转折时期人们对新生活的追求,成为这个时期创作的主旋律。胡辛的《四个四十岁的女人》、陈世旭的《小镇上的将军》、刘华的《我拾到了一双眼睛》、毕必成的《庐山恋》,都是那个时期的代表作。在这里,要特别提到俞林的《国际悲歌》,描写了一位在文革苦难岁月中坚持斗争的老干部。作品写得深沉深刻,把伤痕题材的创作提高到一个新高度。

一一商潮中的坚守。坦率地说,对市场经济带来的滚滚商潮,江西文学界的思想准备不是很充足的,但是,很快就站稳了脚跟,表现出文学高尚的追求。在这个过程中,胡平开始了他报告文学的丰产期,推出了《中国的眸子》、《千年沉重》等重要作品,王一民的《乡情》、《乡音》开启了江西电影文学创作的一个高峰期。在这个过程中,以胡辛为代表的包括温燕霞、彭春兰、彭学军等在内的女性文学作家群体开始崛起,表现不同凡响。

一一新世纪的风采。在这一阶段当中,一个是江西的戏剧文学创作进入到了鼎盛期,《山歌情》、《八子参军》、《远山》、《榨油坊风情》等在全国荣获大奖;另一个是江西散文现象在全国文学界令人刮目相看。以刘上洋散文创作佳作叠出,以此为代表,开创了江西当代散文创作新阶段。

改革开放40年以来,江西文学在发展与繁荣之中,形成了江西风格与江西气派。主要表现如下:

一一以现实主义创作为主干,与时代同步。江西的文学工作者坚持面向火热的生活,面向改革开放以来各领域深刻的变革,面向社会进步中所存在的某些丑恶与落后,展开热烈的文学创作。从而,江西文学的发展是健康的,高扬着时代的主旋律。

一一女性文学在江西蓬勃兴起。一批女作家以女性特有的敏感,在创作中勇敢地表达女性的故事、女性的追求、女性的情感,形成江西妇女运动一个精彩的精神侧面。

一一强烈的区域情怀。江西文学创作在红色题材方面,收获了一批特别突出的成果。在对中国革命风云激荡的历史叙述中,洋溢着江西文学界的精神信仰与时代责任。

一一在新的领域中不断拓展文学发展的空间。尤其是在散文创作中许多作家的笔触伸进国际题材、与网络作家群体的强劲兴起,让我们听到江西文学界隆隆前行的足音。

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江西文学在新时代必将有更大的发展与繁荣。对此,我有以下建议:

一一进一步活跃文艺批评。战斗的批评与反批评,对于繁荣文学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在同志式的争鸣、切磋、交流中,辨明方向,确立风格,探求问题,进而得以创作质量的提升;

一一树立江西文学名家。要动员更多的社会力量,搭建更多的文学平台,把江西的名家树立起来,把他们的创作成就、创作风格宣传出去。江西不是没有文学赣军,而是没有通过有效的宣传树立起赣军形象;

一一要更加积极更加广泛地开展创作交流活动。特别要扩大与省外的交流,与境外的交流,与国际的交流,用大开放的胸襟推动江西风格、江西流派的成长;

一一强化文学工作者的理论修养。真正的文学大家不是仅仅靠灵气写作的,厚重的创作功力必然来自于丰富的理论涵养。没有王阳明的心学,汤显祖是写不出《牡丹亭》这样的传世经典的。我们于此可获得深刻的启迪。

陈东有(省委宣传部原常务副部长):

改革开放40年,文学创作可以分成两个阶段:前20年,是文学复苏、觉醒和反思、发展的20年;后20年,是文学探索、转型和多元展示的20年。

前20年,主要是在80年代和90年代初。随着“文革”的结束和改革兴起,一大批本着现实主义精神反映时代与个人命运冲突的作品问世,如伤痕文学、知青文学、寻根文学、反思文学和平民乡土文学,还有开始表现改革呼声和艰难历程的作品先后出现,其基调与主题截然不同于以往的文学。文学体裁不仅有小说、诗歌、电影剧本、戏剧剧本、广播剧本等传统的形式,新型的电视剧本开始吸引广大读者和观众。江西也出现了一批优秀的作家作品,在全国文坛产生了很大影响,可以称之为江西文坛先进现象。

后20年的变化实际上从90年代中期开始。一方面,传统现实主义依然创作风起,陕军东征给全国文坛带来新的气象;另一方面,随着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力度加大,一些中年作家改变了自己原有的创作风格,转向对经济社会的关注和新题材新体裁的尝试。更有一批新生代的作者,以多元的文化追求探寻新的写作。江西作家的创作也大多转向,由于探索的缘故,作品的影响力不如前一阶段。进入新世纪,整个文坛创作受到经济发展对人们审美观和价值观的巨大影响,文学创作的动力更多的不是使命感和现实主义精神,而是人们的点击率与粉丝量,是不同层次的接受者多元的文艺需求和文化消费。网络的迅速发展及其对文化的功能作用更是成了文学写作与文学批评的工具和评判优劣的标准。网络文学的写作既极大地繁荣了文坛,出现了动辄以千万海量计数的作者、作品与以亿数计算的点击阅读,也使得文学作品有高原无高峰,有写作少创作;既反映这一时期人们价值观下滑的现状,也导致下滑的价值观影响了一些青少年。当然,在众多的文学写作中,仍然有不少的作者坚持自己的文学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担当,坚持现实主义精神,深入生活,关心民生,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建设中,创作了不少优秀作品,深受广大受众的欢迎和好评。在网络文学创作中,江西出现了一批深受网络读者欢迎的青年作家,有好几位在近十年的网络文坛表现突出,让人们对老表刮目相看。

彭春兰(江西日报社原总编辑、省散文学会会长):

改革开放四十年风云激荡,是文学创作的一座富矿。我们作为这段历程的见证者、亲历者、参与者,也以自己的辛勤耕耘,推动了历程的发展。文学即人学,新闻传播也属于大文学范畴。四十年来,江西日报发表了大量思想性、文学性强的通讯、报告文学、散文等作品,为改革开放中涌现的新生事物、先进人物、伟大精神鼓与呼。同时,江西日报副刋也成为繁荣江西文学创作、培育作家成长的一片沃土。身处伟大变革的时代,理应有一份责任和担当。二十年前我撰写先进典型邱娥国的散文《此情当歌》、撰写改革先锋张果喜的报告文学《天上人间》,都是发表在江西日报副刊,当时的创作激情,至今仍感回味无穷。 改革开放无止境。希望未来文学创作的视野更广阔,文学表现形态更多元,在审视社会、培养审美意识等方面,发挥更深刻的作用。

周文(省文化促进会副会长、省出版集团原董事长):

今天是2018年的12月15日,今年是改革开放的40周年。本次“沙龙”选择这么一个时点,确定这么一个话题,就是想以文学的视角、从文学的侧面来纪念改革开放,致敬过往、致敬经典、寄望未来。听了大家的精彩发言,联系到最近省内文坛几件有趣的事,我有这么几点看法:一是江西文坛不缺“能人”,不仅有胡辛老师这样一批重量级而且仍具强劲活力的老作家,也有以“八骏”(今年参加全国“青创会”的八位作家)为代表的,具备“再创辉煌”实力和爆发力的后起之秀;二是自然规律不可抗拒,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机会,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新时代江西文学的发展与繁荣,必须主要依靠新一代的江西作家,重整山河待后生;三是青年作家要虚心向老一辈作家学习,也要有新的境界和追求,特别需要坚守和沉静,防止浅尝辄止、心猿意马、急功近利;四是应该为青年作家群体的成长壮大营造更为优良的环境,提供更为肥沃的土壤,多为他们鼓与呼。

王力农(景德镇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

无庸讳言,由于时代社会、传播方式以及文学形式的巨变,当下的文学,名家名作与读者人数均大为减少,文学正处在调整适应和重建的低谷期。江西的文学成就,历来与时代同步,甚至曾高峰耸立,冠绝中华。改革开放以来,江西文学成就也曾在全国熠熠闪光。近些年有所疲弱,皆因大势所趋,我们应满怀信心,耐心等待其沉淀整合后的新腾飞。

文学是人类精神文明的内在需求,是传承、丰富和优化母语的必然途径。如果我们的民族历史,没有唐诗宋词,没有李杜雪芹鲁迅,我们的思维和表达将会是怎样的苍白和乏味。伟大的时代一定会产生伟大的文学,江西的文学不应也决不会辜负民族复兴的伟大时代。我们当前大家要共同努力,催生江西文学的新高潮。要注重文学理论的研究与指导,注重作家的培养与提高,注重优秀文学作品的发现与推介,注重文学的交流与投入。我们坚信,曾滋育了众多中华文学巨擘大家的江西沃土,一定会在这个火热的新时代,生长出更加惊艳世人的文学奇葩。

张启元(省文化促进会副会长、省国资委原巡视员):

改革开放的原动力来自于思想解放。没有解放思想的理论准备,不可能有改革开放波澜壮阔的实践。解放思想同样是文学繁荣的生命所在,同时文学又反作用思想解放,释放改革开放的精神动力。从这个角度看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文学,可以发现一个规律:思想解放的程度,决定文学繁荣的程度。这个发现让我有些感悟:

1.文学繁荣要有相对自由的空气。文学作品是原创产品,只能在心情放松、身心舒畅下才能展开想像的翅膀。如果有太多的顾忌,那是很难出精品佳作的。

2.关注现实才是有生命力的文学。敢于直面生活,扬善惩恶,唤醒社会良知,给未来生活以启迪,当人类社会不断文明的向导,是文学的使命。流芳百世的文学作品都是深刻反映社会生活的作品。关注现实需要勇气、担当,需要成本和代价。有责任、有良知的作家首先是条汉子,有正确的价值观,为了文学的担当不惜成本。

3.对文学作品的评价,最高权威是读者和市场,凭权威界定是荒唐的。作家应该有读者意识和市场意识。

胡辛(南昌大学教授、省政府参事):

回眸改革开放四十年,身临其境的我是一个经历者,也是见证者。改革开放犹如春风化雨,滋润着人们的心田。在我的面前,洞开了新的一扇窗,用女人的眼睛看到的风景与以往是那么不同。1983年,38岁的我以处女作《四个四十岁的女人》荣获国家级文学奖,寻觅的是女人的社会独立价值所在;1990年我的长篇小说《蔷薇雨》出版发行,在洪城(南昌)地域中,展现了书香世家徐孺子后人七姊妹等在汹涌澎湃的经济大潮席卷中的命运和拼搏追求,呼唤女性的内在自觉;2000年长篇小说《陶瓷物语》问世,被评论家称之为“重构己身历史的母性书写”;2018年初长篇《瓷行天下》被评为2018年2-3月度中国好书,并获得第二十七届“金牛杯”奖。瓷,实是女性内质,她柔韧又勇敢地承载着中国文化飞翔于天下!

我的女性书写始终与我生活的地域情怀揉融一体。南昌、景德镇和赣南是我今生今世走不出的怀抱,也是我写作的血脉和精神所在。三次蝉联中国女性文学创作奖,是对我女性写作的认可和鞭策。而今,江西文学中的女作家群已崛起,似一片郁郁葱葱的林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备感欣慰。

我钟情的是小说,而不是传记。但这些年,机缘却让我写出五部传记,而且于2005年被评为十大优秀传记作家之一。《蒋经国与章亚若之恋》《最后的贵族·张爱玲》《陈香梅传》和画家《彭友善传》,如若没有开放的强劲之风,上述传主不太可能堂而皇之进入大众的阅读视野。《网络妈妈》是让人欢喜让人愁的网络时代带给人们的新的思考。我常常说:我的传记希冀“此中有人,呼之欲出”。

电子信息时代,有意无意解构淡化传统文学的社会地位,而我,不是因为“势利”,仍然是因了机缘,在影视创作方面果实多多,而且在南昌大学创建了戏剧影视文学专业,获批了江西高校第一个广播电视艺术学硕士点。先是《四个四十岁的女人》改编成同名电视剧,获1984年飞天奖;改编成电影《同龄女友》;《这里有泉水》改编成同名电视剧;《蔷薇雨》改编成28集电视连续剧,热播大江南北;9集电视系列片《瓷都景德镇》(主创之一)获中国电视二等奖;9集电视专题片《瓷都名流》《红绿辉映》在江西卫视播出;24集校园青春剧《聚沙》在中国教育台连播六天;8集校园青春剧《沙之舞》在江西电视台五套播出;电视电影剧本《惊艳陶瓷》在《电影文学》刊出。

我自己都为自己感动的却是——近半个世纪我始终在教学第一线超饱和上课。我说:我的终身职业是教师,文学创作是我的业余爱好,而绘画则是我晚年的追梦。

我,四十年江西文学的逐浪者,能厚积薄发,受益于改革开放之春。

刘英城(省文化促进会秘书长、省民政厅原纪检组长):

在改革开放40年的江西文学中,戏剧文学应该占有一席之地。一是革命历史题材戏剧,主题深刻,内容丰富,深挖红色文化中的真善美,令人回味。如《可爱的中国》《等你一百年》《山歌情》《八子参军》《永远的歌谣》《井冈山》等。二是历史和地域题材戏剧,竞相涌现,创意新颖,弘扬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给人自信。如《瓷魂》《赣风》《詹天佑》《遥远的乡土》《长长的红背带》《神奇赣鄱》等。三是现实题材戏剧,紧贴时代,生动鲜活,聚焦人民的实践创造、火热生活和审美需要,让人自豪。如《榨油坊风情》《燃烧的玫瑰》《木乡长》《远山》《乡里法官》《古井巷》《回家》等。
本文来源于网络,由中国学术期刊网整理发布。

这里我还想为刘上洋编剧的情景歌舞剧《井冈山》和历史风情魔幻歌舞剧《神奇赣鄱》多说几句。《井冈山》充分利用江西本土人文、地域、文化等资源,用全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再现井冈山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史,歌好听、舞好看、景色美、情感人,在观众中产生了强烈共鸣。《神奇赣鄱》借助舞台声光电和高科技手段,通过时空转换,把江西丰厚的文化历史底蕴和风土人情融入其中,不愧为“艺术百花园里的一朵奇葩”。 改革开放40年来,江西戏剧文学创作成果是丰厚的。不少作品在全国获大奖,有的还被中宣部、文化部选调晋京演出。

当然,我省戏剧文学创作中还存在一些不足。年轻、优秀的江西本土剧作家比较缺乏。戏剧文学的研究、评论也没有跟上。建议有关部门加大扶持、培养和推动力度,不断提升文艺原创力。

李滇敏(江西日报副刊部副主任、省评协副主席):

2002年,我担任了《江西日报  井冈山》主编,从此,我开始借助党报副刊的有利地形,旁观江西文学,至今已17年。17年来,我看到的江西文学是蓬勃的、丰饶的、充满希望的。印象深刻的有这么四道文学风景:一是内容丰富、风格多元的“赣派小说”。江西一代一代的小说家们勤勉踏实地创作,不追逐潮流;他们创作理念和创作风格各不相同,却和谐共生,形成了丰富而多元的小说生态。二是从“现象”出发的散文赣军。年龄不同、职业不同、阅历不同的一群群散文家各自成为方阵,集结而成散文赣军。他们的创作成绩让全国文学期刊的主编们惊呼“江西散文现象”。三是谷雨催生遍地诗。由邵式平老省长倡议的“谷雨诗会”已经举办了50多届,而且在全省城市乡村、工厂学校遍地开花。在谷雨的滋润下,江西诗坛人才辈出,南昌诗群、赣南诗群、上饶诗群等,表现出让人赞叹的创造力。四是充满希望的80、90。近些年来,省文联非常注重对文学后备力量的发掘和培养。“青年作家改稿班” 每年一期,成为全国有影响的文学活动。番号8090的这支队伍,让我们对江西文学的未来充满希望。

陈离(中国作协会员、江西师大教授):

说起“现实主义”,我们就会想起列夫·托尔斯泰,就会想起他在文学上的“正面强攻”。托尔斯泰无疑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作家,《战争与和平》和《安娜·卡列尼娜》一再进入各种最伟大的小说榜单。他的中短篇小说,如《哈吉·穆拉特》《谢尔盖祖父》《伊凡·伊里奇之死》《克莱采奏鸣曲》,在今天读起来,仍然是那样震撼人心。在据说“未来已来”的“后现代”时代,没有哪一位作家敢于说自己的写作,能与托尔斯泰相提并论。我觉得这里面反映的问题很值得所有的写作者深思,当然也值得所有的禀承现实主义的创作精神作家深思。在今天重提现实主义,也许首先必须有一种观念,就是现实主义是一种有难度的写作。这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作家的写作有时候可以剑走偏锋,但更多的时候应该用“中锋”,因为书法中的“中锋”是最有力量的,也是最难的。

欧阳娟(中国作协会员、宜春市文联副主席):

我的写作虽然在网络上起步,却称不上是网络作家,我的写作手法,还是典型的传统文学的方式。我也没想过要成为网络作家,别的不说,仅就文本的体量而言,我的长篇小说大多介于二十万字至三十万字之间,可网络小说大多是百万字起步,这个体量是我做不到的。但是,我说网络小说文本体量大,并不等于认为网络小说出不了经典作品。我认为经典的定义是会发生变化的,网络小说也许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经典作品的定义,但将来也许会有一些格外出色的网络小说反过来改变我们今天对于经典的定义。比如金庸的武侠小说就部分地改变了曾经对于经典的定义。

彭文斌(中国作协会员、南昌铁路客运段办公室主任):

改革开放40年来,江西散文创作群体发力,形成阶梯式架构,接力棒传递有力。而省散文学会成立后,积极实施“建家”行动,推出多项举措,活动丰富,尤其是“散文名家夜读”反响热烈。概言之,一个多姿多彩的江西散文界正立体呈现。建议:一是加强策划。省、市文联应以前瞻性眼光规划文学发展,围绕重大题材挑选作家深入生活。作家应策划好个人的近景、远景创作,开展“挖井行动”。二是打好“组合拳”。围绕重大题材、重点作者开展研讨、宣传、推介。编辑文学赣军丛书。借助网络、美篇、公众号等推出作品。三是寻求联姻。与企事业单位合作,加强现实主义题材的开发。与文化和旅游部门合作,鼓励作家宣传江西山水人文,开创先河,旅游点实行作家免门票制度,并奖励优秀游记作品。与地方合作,设立作家营地,创建作家工作室。加强与广播电视、铁路、公交等系统的联手,共赢发展。四是培育情怀。注重作家的“情怀建设”,使之树立感恩意识、反哺意识。培养作家解剖社会的能力,尤其是自我解剖的能力和勇气。鼓励作家做一只萤火虫,合力共为,而不是做圣坛上的尊者,更不是争武林盟主之位。

武向春(中国作协会员):

今天这个文学沙龙,既是回顾改革开放40周年江西文学的发展历程,更多的则是站在江西这片热土展望江西文学在新时代的前景。我读到了刘上洋的《老表之歌》,这里面有他个体生命经验的呈现。他讲述的是他对改革开放的记记与理解,其创作风格融入了电视剧般的场景与对话。文学表达的路径有千万条,对于写作者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写自己最熟悉的部分。作者用具体而微的视角观照改革开放,以极具地域文化特色的形式来表达对改革开放的探索与思考。小说情节与现实丝丝入扣,让我们回到了那个特定的年代,让我们切身感受到了改革开放40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有一句名言:“唯有变化才是永恒的”。他认为万物从产生的一刻到消灭的一瞬,都在不断变化着,从未静止。这句话也可以用于文学创作,也可以用于描述社会的变革。作为一名写作者,我愿意我的书写伴随改革开放一路同行。

王彦山(中国作协会员,出版社编辑):

作为一名写作者,我愿意我的书写伴随改革开放一路同行。在一个文化和社会价值取向日益多元和开放的时代背景下,“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文学现实。这对我们的写作和阅读以及思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每个个体其实都处在世界的中心,我们的阅读和写作以及思考,其实是对着整个世界敞开的,每个人都有可能像一只蝴蝶掀起一场飓风。在与时代和世界同频共振的同时,我们不仅要有自觉的世界意识,更要以充足的知识储备、坚定的文化自信、开阔的文学视野、积极的主体介入,夯实和观照我们当下的生活和写作。要以把自己一次次放进熔炉冶炼、放在铁砧上锻打、放进水里淬火的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涅槃精神,去拥抱世界文学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格局。在这方面,除了个体的努力,我们江西相关的文化主管部门,在江西文学走出去以及如何走出去这两个问题上,不妨多做一些思考和探索。

朱强(中国作协会员、文学杂志编辑):

回顾与展望,在回顾中总结经验,看见走过的路,过去的部分凝结成“史”;展望是为了寻找更多的可能。文学作为另一种更加深刻、更加生动的历史,它更大面积地展示了过去四十年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进程中的斑斓图景。

改革开放四十年,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四十年。基于这样一个瞬息万变的现实,文学的营养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丰富。中国文学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成长,其多元性与丰富性自然也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活跃,更加富有生机。江西文学在过去四十年所取得成绩有目共睹。江西深厚的地域文化与一个大发展的时代相遇,它们之间所迸射的火花自然也是非常璀璨的。四十年的江西文坛,可谓群星闪耀,大河奔流。展望江西文学的未来,让我想起了一句古诗: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江西作为历史上重要的文乡诗国,它的内在的气韵和文才在强大力量的激发下必然取得新的更大成绩。中国期刊论文网

骆寒蕾(省散文学会办公室主任):

  参加“新时代江西文学沙龙”活动,感慨万千,收获颇丰。作为读者,谈一些感受。我以为,新时代的江西文学创作应兼有格局和时局。格局决定了站位和胸襟,时局则是与时代发展同频共振。在此,我想以刘上洋的作品为例加以说明。如《废墟的辉煌》《双头鹰的国度》《高路入云端》《江西老表》等,就深深地体现了格局和时局。再如《一张小桌和一首名词》,从延安看到的一张毛泽东同志曾用的小桌开始,恰恰是在这张小桌上写就了大气恢宏的《沁园春·雪》。正是通过这种以小见大的描写,继而引起哲学化的思考和升华。既有历史眼光,又有哲学思维。
本文来源于网络,由中国学术期刊网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