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免费论文下载,上中国中国学术刊期网!

职称资格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期刊资讯 > 职称资格 >
被判刑三年六个月!省纪委杂志披露池州原常委张权发受贿案纪实…
2019-02-11 10:54:26 来源:本站 访问:
摘要:  2016 年12月初,池州市江南产业集中区党工委原书记、管委会主任张权发被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四十万元

  2016 年12月初,池州市江南产业集中区党工委原书记、管委会主任张权发被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四十万元。仕途原本一帆风顺的他究竟是因为什么导致人生路一落千丈、最终走上不归路?当初省纪委是如何带走他的?他的受贿是从何时开始的?近日,省纪委、省监察厅主办的《江淮风纪》期刊文详细披露了张权发受贿案纪实,详情请跟随“今日池州”(微信号:news0566)一起来看:

  2016 年12月初,春寒料峭的冬季,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安徽省江南产业集中区党工委原书记、管委会主任张权发受贿案进行宣判。判决书认定:在2001年至2015年间,张权发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承揽、人事调动、企业融资贷款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姚某等6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1.7万余元,数额巨大。鉴于张权发到案后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积极退赃,认罪态度非常好,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四十万元,扣押、冻结在案的受贿所得赃款、赃物依法上缴国库。

  冬日阴冷的法庭里,张权发的心也是冰冷如冬。站在被告席上的他,听到宣判结果后百感交集,感慨万千。他有自责、有反省,也有一种难言的解脱。曾经踌躇满志、几十年努力奋斗取得的成果,顷刻间被这100多万贿赂葬送,化为泡影,三年的刑期不算长,却是他人生永远抹不掉的污点。

  安徽省江南产业集中区位于池州市贵池区境内,地处皖江示范区承接产业转移的核心区域,重点承接发展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享有国家特定的优惠政策,是人才、资金、技术、土地等资源的重要集中地。既是城市建设的前沿地,更是经济建设的主战场。正因如此,产业集中区建设的背后潜藏着巨大的利益输送,一度成为腐败的重灾区。

  两年前,安徽省委第七巡视组对池州市江南产业集中区进行巡视。巡视人员发现该集中区预征土地5万亩,只完成征地一半多,且征来的土地大量闲置;标准化厂房也大多成为空壳,实际利用率不到一半;然而这建设得半生不熟的区域,却负债累累,仅2014年,一类债务余额就高达52.52亿元,债务率超过百分之百,日均支出利息约40万元,当地群众形象地戏称为“一天蒸发一辆奥迪”……

  巡视组领导顿感事情重大、问题严重,就在此时,一个神秘的举报电话打了进来。举报矛头直指池州市委常委、江南产业集中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张权发。

  这个举报电话成了揭开江南产业区团团迷雾的突破口。有了这样一条线索,巡视组紧锣密鼓,深挖细掘,抽丝剥茧,很快,又有两个重大问题暴露出来:

  一是产业区2013年以来连续三年顶风违反八项规定,向多家市直单位发放春节“慰问金”,累计金额数百万元,且每年都以管委会主任办公会议一号会议纪要决定的。债务负担如此沉重,却向没有隶属关系的单位发放巨额“慰问金”,拿公家的钱做人情。

  二是“A”公司在该区投资额远远不够的情况下,却被认定已履行招商投资承诺,并被巨额奖励。区建设规划局还弄虚作假为该公司核发规划许可证,擅自改变容积率,使得该公司获取巨额利润。区建投公司又出具虚假担保,帮助此公司骗取银行贷款……这个“A”公司真可谓“万千宠爱集一身”,十分反常。

  几个月后,身为池州市委常委、安徽省江南产业集中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张权发被省纪委双规。双规的那天,案发后的张权发记忆深刻。那是2015年11月19日下午3点10分左右,他突然接到市委有关部门电话,要求他立即赶到市委,有急事。张权发心有不祥之感,问什么事,对方说不便透露,来了就知道了。此时的张权发正在召开会议,想晚点再去,但对方不同意。“从说话神态到通知方式都不符合常规”,张权发心神慌乱,再也无心开会,撂下一屋子人匆匆赶到市委。一进入指定的办公室,便发现气氛肃然非同寻常,一颗心瞬时跌入谷底,当纪委的人出现的刹那,张权发深深叹了口气,他知道他此生的各种风光到此休矣!不一会,张权发便被纪委来人带走。

  今年54岁的张权发出生在桐城市一个贫困农民家庭,自小身上便有一股农民的勤劳、淳朴气质,在那个连肚子都无法填饱的年代,饱尝艰辛的张权发不断激发内心斗志,一心想跳出“农门”奔前程。虽然他每次干完农活累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但他却凭着对知识的孜孜追求,挑灯夜读,最后,以优异成绩考取大学。 19岁那年毕业后便被分配到青阳县九华公社(乡)团委当了干事。在工作中,张权发也显示出一个农家弟子的本色,兢兢业业,不怕吃苦,虚心好学,很快被提拔为团委书记。张权发不负领导重托,把团委的工作干得红红火火。几年后,他多次得到升迁,从2001年至2015年,“人生开挂”一路坦途,先后历任青阳县副县长,县委常委、副县长,池州市贵池区委副书记、常务副区长,区委副书记、区长,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到2012年12月直接提升为安徽省江南产业集中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官至副厅。

  从张权发踏上仕途路的34年来看,可谓一帆风顺,平步青云。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这只山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后来从事业的巅峰滑落而下呢?

  时间回溯到2001年7月,张权发出任青阳县副县长,分管城建等工作。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分管城建意味着什么,众所周知。有了这样的权力在手,张权发发现,同学、朋友主动与他来往的多了,外界想结识他的企业老板、开发商、工头更是如一层雾霾将他包围。开始,张权发还有所警惕,纪检监察的警示教育也接受过不少,他知道受贿就是犯罪。这些送礼的人,别看他们嘴上说得好听,样子十分诚恳,其实就像蚊子一样,送你一份礼,就要在你身上吸一口血。因此,他尽量节制。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有时候,人走错路,往往是源于麻痹与不觉,犹如温水中的青蛙。

  在张权发的受贿史上,有一个叫姚亮(化名)的人很关键。他是安庆某房地产公司经理,是张权发的第一位也是给他行贿金额最多的行贿人。姚亮和张权发初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两人一见如故很对脾气。掐指算来,至张案发已有二十多年。 2001年,姚亮得知青阳县有个宝灵观土方工程要上马,心中大喜,一喜是众所周知,土方工程技术含量不高,活好干,来钱快,这样的工程,谁都不愿错过。二喜是这工程正好在青阳县,而且分管城建的副县长恰好是自己多年好友张权发。姚亮激动万分,一点弯路也没走,直奔张权发而去。老友见面三分情,这个面子肯定要给,果然,副县长出马,姚亮很快顺利拿下项目。

  初战告捷,两位故人因此走得更近,两人关系究竟深厚到什么程度呢?张权发的当庭供述十分到位:“我与姚亮是20年的朋友,我俩之间亲如兄弟,两个家庭也亲如一家,多年来,我俩接触几乎没有任何戒备,小到吃吃喝喝,搞搞应酬,大到打牌赌钱、代销烟酒,他是我可靠的‘后盾’,他有什么事找我,我也是不遗余力,公私不分。 ”

  2004年,贵池区原民营工业园有一地块需要平整,这个项目和土方工程一样,既简单又来钱快。姚亮自然不愿放过。要想拿到此项目还得请老朋友张权发出马,张权发利继续挥舞手中大权,又一次让姚亮如愿以偿。

  在姚亮眼里能结交张权发这位朋友,是自己前世修来的福,不仅在生意上多次得到关照,而且连他外甥女工作调动也能使上劲。姚亮有个外甥女在岳西某中学当老师,一直想调入贵池市区,舅舅姚亮自然要张罗忙活。他还是找张权发帮忙,在张权发关照下,外甥女顺利调到池州市某中学工作。

  张权发如此这般不厌其烦地帮助老朋友姚亮,当然得到姚亮更多的“回报”。在两个人作为知心好友、身边人的“蜜月期”,姚亮的行贿很有特点。他从不公开直接送现金,那样显得特别俗气、有点“掉价”。

  他的输送方式是这样的:一是赌资。2009年到2012年期间,每逢年节,两人经常一道打牌,每次牌局之前,姚亮都要给张权发赌资,一万一万的给,总共给了8次。二是代卖烟酒,张权发当上副县长以来,收了大量烟酒,灰色收入要变现,自己不便出面,就通过“贴心人”姚亮卖掉。姚亮卖了烟酒44万,另外自己又出了大头56万合在一起,凑成100万,打到张权发老婆指定的卡上。张权发的烟酒真值钱啊!如此一卖,居然卖到了100万。法庭上张权发也不得不承认:“我为了名利双收,推崇‘收烟收酒不收钱’的潜规则,烟酒多了就变相卖钱,其实也是受贿。 ”三是为张权发老婆出钱美容。张权发老婆是个爱美人士,揽镜自照对自己的眼睛很不满意,一直想动手术进行整改,可又心疼不菲的手术费。此番隐秘的心思被关系密切的姚亮知晓了,就主动掏腰包出7万元给嫂子美容。这样的关系真不是一般的“铁”,这样的关系用“知心朋友”来形容看来真不过分。但有几个贪官的落马跟“朋友”没关系呢?张权发在法庭上哀叹:“朋友再好也不能公私不分”,因为一旦触及法律,朋友之间的交往就变了味,变了形。张权发的话非常形象:“靠山变成了火山,铁杆变成了铁证”。

  2005年至2012年,姚亮一共送给张权发人民币合计70.799万元和价值1.7万元的金币一枚,占据了张权发受贿数额的70%,大半壁江山,“铁杆”自然变成张权发犯罪的“铁证”。 FJ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