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免费论文下载,上中国中国学术刊期网!

职称资格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期刊资讯 > 职称资格 >
中文期刊发刊序与告止序考
2019-01-28 18:51:09 来源:本站 访问:
摘要:  确认唐大烈创刊于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的《吴医汇讲》中,唐大烈的《自序》《凡例》、名医缪遵义的《序》及元和知县蒋楩的《序》,为中文期刊最早的发刊词,而《吴医汇讲》11卷卷终所载唐庆耆的《爰书数语附于简末》则为本土中文期刊最早的停刊声明

  确认唐大烈创刊于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的《吴医汇讲》中,唐大烈的《自序》《凡例》、名医缪遵义的《序》及元和知县蒋楩的《序》,为中文期刊最早的发刊词,而《吴医汇讲》11卷卷终所载唐庆耆的《爰书数语附于简末》则为本土中文期刊最早的停刊声明。1815年在马来西亚之马六甲所办的境外最早中文期刊《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序》为传教士所办西式中文期刊最早的发刊词。传教士所办香港最早的期刊《遐迩贯珍》1856年5期所载《遐迩贯珍告止序》和《六合丛谈》1858年2卷2号的简短英文声明和收支表,则为舶来式中文期刊最早的中英文停刊声明。

  关键词:唐大烈《吴医汇讲?自序》;唐庆耆《爰书数语附于简末》;米怜《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序》;慕维廉《遐迩贯珍?告止序》

  这是一个较少被人关注的话题,特别是中文期刊最早的《告止序》,更是鲜为人知。

  发刊词中的“发”,本意有生长、发生、显现、掀开、阐发、发挥、展开、打开、启发、表达等,“刊”则有砍、削、刻、雕刻、删改、修订等意,英文有foreword to periodical,introduction to periodical两种表示。它是在期刊创刊号首页位置表明办刊宗旨、目的、性质、意义、缘由、背景、报道范围、编辑出版方针、主张和立场的一种文体,源于图书的序跋。

  它是期刊诞生的声明,是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在早期相继有例言、序、弁言、序言、叙例、社告、告白、致读者、告读者、宣言、卷头语、旨趣书、章程、写在发刊之际、创刊词(辞)等各种不同的表示。一般情况下,发刊词均由主编者写就,但也有请人代写的。一份期刊的创刊号一般情况下只有一个发刊词,但也有同时发表三四个发刊词者。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创刊的中国最早期刊《吴医汇讲》[1]的序,就有主编者唐大烈、吴中三大名医之一的繆遵义和时任知县蒋楩所写的3篇序。1915年1月5日创刊于上海的文理综合性妇女月刊《妇女杂志》,创刊号即有黑龙江省立女子教养院院长刘盛、平湖淑英女学教习张芳芸、上海函授国文学校校长倪无斋等人的4篇发刊辞。

  吴冷西认为:“向读者推出一种期刊,就是在公众面前树起一面旗帜。给这旗帜揭旨定性、规定内容、明确方向的就是发刊词。从这个意义上说,发刊词是一种期刊的宣言,在期刊出版中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创办一种刊物,如果没有一篇发刊词,如同在人们面前一个不作任何介绍的陌生人一样,读者不知所以,难以接受。发刊词是一种刊物与读者初次见面时的‘解说员’和‘导游员’。发刊词要承担向读者介绍有关刊物的各种情况,吸引读者、感染读者、说服读者的任务”[2]。刘宏权,刘洪泽主编有《中国百年期刊发刊词600篇》,可惜搜集到的晚清期刊发刊词仅5种,民初至1919年发刊词仅44种,科学期刊发刊词更是寥寥无几;笔者的《中国近代科技期刊源流》附录有280余种文理综合性期刊和科技期刊的发刊词[3]。

  迄今所见最早的发刊词萌芽是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8月《吴医汇讲》编者“笠山”(唐大烈)、缪遵义、蒋楩三篇序言和《凡例》。

  其序言包括主编者唐大烈的《自序》、吴中三大名医之一缪遵义的《序》,以及元和知县蒋楩于乾隆癸丑(1793)仲春(农历二月)在鸿城官舍所作的《序》。此外,还有朱克柔写于“壬子仲冬”(1792年11月)的跋。缪遵义与叶天士、薛生白号称“吴中三家”、乾隆朝进士,因母疾弃官从医,作序时已83岁,次年即逝;蒋楩为现任元和知县,年资较浅,故其《序》置于缪之后,而另一位作序的朱克柔为缪的门生,故其《序》不敢置前与师并为序,执意置后为《跋》。唐大烈将名医之《序》列在现任知县之前,也显示了对科学的尊重。

  唐大烈《自序》提到对《吴中医案》《名医类案》模仿中,“仿”中有“或出心裁”和“领新而标异”的思想,对近现代中文期刊求新意识的形成有积极意义。

  其中“凡例”涉及:一是刊载范围和征稿要求,即“凡属医门佳话,发前人所未发,可以益人学问者,不拘内、外、女、幼各科,无不辑入。其有人云亦云者,旧籍已繁,兹不复赘”。二是稿件体例,即“诸公所著,各于条论之前,分列姓字,下注讳号、爵里;如先世所遗旧稿,并注生年卒岁,及令嗣某付梓,略仿小传之意也。又各分版页,不相连属,以便续增”。三是刊发方式和投稿方式,即“凡高论赐光,随到随镌,不分门类,不限卷数,不以年齿次先后,亦不以先后寓轩轾,以冀日增月益,可成大观。或尊居远隔,并不妨邮寄寒庐,并登梨枣”。四是主张百家争鸣和“独开生面”,切忌剽窃抄袭,即“各人之趋向不同,集众说以成书,不免或有互异。若存此而去彼,窃恐印定人眼目,非所以云讲也。苟能各通一理,不妨两说并采,惟在阅者之取舍,亦扩充学问之一道也”,“集中诸作,或有文辞典雅者,亦有简直随俗者,要惟各适其宜,取其达意而已矣,文固可讽,质亦可传”,以及“是集系聚诸同学各抒心得,析疑赏奇,不袭老生恒谈,惟其中有泛阅之似乎陈言,而味其立意处,必有几句独开生面之语,不过从头叙述,不得不引旧书之言以为衬,幸勿以剿袭目之”。五是出版方式和防止盗版,即“凡新书一出,坊间每即翻刻,虽云必究,然而此弊久延矣。今余是集,系就先见教者先为付梓,现在广以奉征,正无已时,即余拙撰,积稿颇繁,现因卷帙不匀,故亦先刻几条,俟诸同学陆续赐教,余亦渐次补镌,非止限此几卷,便为完书也。购阅者须认本堂原板,乃得卷以日增,若夫翻刻之本,焉能随补随翻,决非全集,愿诸公辨之”[4]。这些《序》和《凡例》的表述,包括了“领新而标异”的求新思想、“两说并采”的学术争鸣方式、报道方针、报道范围、征稿要求,以及无限期连续出版的意愿,显然已有期刊发刊词的基本功能。

  另一发刊词就是世界最早中文期刊《察世俗每月统记传》[5]的《序》。这是最具现代意义期刊的一篇较成熟的发刊词。其中包括:一是开宗明义,声明为宗教期刊,主张“无中生有者,乃神也。神乃一,自然而然。当始神创造天地人万物,此乃根本之道理。神至大、至尊,生养我们世人,故此善人无非敬畏神”;二是主张中西交流,了解万国风俗人情,强调世界“万处万人”,“不可止察一所地方之各物,单问一种人之风俗,乃需勤问及万世万处万种人,方可比较辨明是非真假”,“所以要进学者,不可不察万有”;三是读者层次、刊载范围、报道重点和次序,即“看书者之中,有各种人,上中下三品,老少愚达智昏皆有,随人之能晓,随教之以道,故察此俗书,必载道理各等也,神理人道国俗天文地理偶遇,都必有些”,报道顺序“最大是神理,其次人道,又次国俗,是三样多讲,其余随时顺讲”;四是主张文章通俗易懂,读者喜爱,切忌“甚奥”,要大众化,因为“甚奥之书,不能有多用处,因能明甚奥理者少故也。容易读之书者,若传正道,则世间多有用处”,“人最悦彩色云,书所讲道理,要如彩云一般,方使众位亦悦读也”,另外还要短小精悍,“每篇必不可长”,因为虽然“富贵之得闲多”,却“富贵之人不多”,而“贫穷与工作者多,而得闲少”;五是本刊的志向和目标,就是“浅识者可以明白,愚者可以成得智,恶者可以改就善,善者可以进诸德”,而且这个以“善书成德”的目标要逐渐实现,即“成人的德,并非一日的事,乃日渐至极,太阳一出,未照普地,随升随照,成人德就如是也”;六是说明本刊的出版按月出版,逐年编卷,即“每月初日传数篇”,读者“可以将每篇存留在家里,而俟一年尽了之日,把所传的凑成一卷,不致失书道理,方可流传下以益后人” [6]。

  浙江留日学生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创刊于日本东京的《浙江潮》署名蒋方震第一次使用了中文词汇“发刊词”。1906年的《学桴》也使用了“发刊词”。《科学一斑》使用了“发刊辞”。也有以“章程”代替发刊词者,如清光绪三十年(1904)创刊的《东方杂志》创刊号的《新出东方杂志简要章程》。清宣统三年辛亥六月下旬(1911年7月)创刊于上海的《留美学生年报》使用了《本报凡例》和《留美学生季报发刊序》两种形式。民国以后,使用“发刊词”者逐渐增多。

  如1913年4月1日创刊于浙江杭州的《教育周报》创刊号有经亨颐的《发刊辞》;1914年3月24日创刊于北京的《清华周刊》有编者的《发刊辞》。1914年7月创刊于上海的中文为主,英文为辅的文理综合性月刊《学生杂志》首见K.K.Woo的英文《发刊辞Introductory Remarks》。1915年6月创刊于上海的《上海工业专门学校学生杂志》创刊号有校长唐文治(蔚芝)的《序》和编辑主任张荫熙的《发刊宣言》,代替发刊词。1915年9月15日创刊于上海的《青年杂志》创刊号则以陈独秀的《敬告青年》作为发刊词。

  8月22日,由人民日报社和深圳市委市政府联合主办的“职责与使命——2016媒体融合发展论坛”在深圳开幕。众多业内人士、专家学者、新闻工作者齐聚,围绕承担新时期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与使命,进一步深化媒体融合发展工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8月25日,《网络传播》杂志主办的第十二期“网络传播沙龙”在京举行。来自中央及地方的各级媒体代表、知名专家学者等百余人围绕中国新闻网站传播力建设等线中国新闻网站传播力年度报告》也在会上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