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免费论文下载,上中国中国学术刊期网!

刊社信息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期刊资讯 > 刊社信息 >
新民晚报 数字报纸
2019-01-26 10:18:17 来源:本站 访问:
摘要:  今年9月1日起,我国开始实施新的校车强制标准,新的《上海市中小学、幼托园所校车管理若干规定》也在本市正式推行

  今年9月1日起,我国开始实施新的校车强制标准,新的《上海市中小学、幼托园所校车管理若干规定》也在本市正式推行。

  一个多月过去了,沪上校车的运营状况究竟如何?为了保证校车安全,有关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带着这些疑问,记者前往宝山区调查。

  截至2006年底,宝山区共有中小学生12万人,中小学校227所,每天上下学乘坐校车的学生大约有1万人次左右,共有校车120多辆。

  以前,校车就像被“放养”的“野孩子”,号称“车主负责”,学校不负责。但实际上,车主没有能力负责,所以校车常出现“三超”情况——超龄、超载、超速。现在的校车新规则提出:谁用车谁负责,校长是第一责任人。不是随便什么车都能当校车,也不是所有的司机都能开校车。

  按照校车新规,现在能上路的车只有2种:自有的校车和租赁的校车。校长先提出申请,区教育部门派专人再去学校实地了解学生人数、分布等情况。

  审批时,有的学校明明有5辆车,却说自己只有3辆,想“藏起”2辆车偷偷上路;还有的民办学校或农民工子弟学校,明明只有2辆车,却申报了4辆车,为的是多一点校车,可以吸引家长、扩招学生,但这种瞒天过海之举都在严格的审批制度下“露馅了”。

  去年9月起,每辆校车都要定期检查违法记录,“验明正身”,不符合标准的,一律“封杀”。

  这次校车新规的门槛较高,宝山区淘汰了许多不符合规定的校车。原来100多辆校车,现在只有80多辆,淘汰最多的是农民工子弟学校的车。

  宝山区的32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原先有十几所学校拥有校车,有30多辆在路上跑。现在只有5所学校的9辆校车符合新规,可以运行。

  此外,校车的行车规范也被提上议事日程。比如不能随便停靠车站、必须等每名学生都上车后才能开、校车不能行驶在校园的活动区域、校车必须停放在专门的停车点等等。

  校车司机首当其冲,他们一年至少接受2次公安部门的培训。司机要掌握校车行车的技能要求,了解车辆停靠站点、路线、车道,还要学习如何照顾好学生。培训结束后,没通过考试的司机,将被取消校车驾驶资格。

  乘坐校车的学生也要参加培训。交警、老师、法制副校长在班会课、法制宣传课上向学生讲解交通安全法规和校车安全知识。

  警方一旦发现有违规校车,除了罚款、没收车子等“常规做法”之外,还会及时通报给教育部门,由教育部门再通知校方,责令整改。

  检查的重点是“三超车”。宝山区教育局副局长刘政气愤地说:“有的校车,明明只能坐20个人,最挤的时候竟然塞进87个人,曾经还查到过快报废的旧车用做校车!”她也坦言,现在情况好多了。

  以前,教育部门常常会收到交警部门抄送的通报单,但校车新规实施后的第一个月内,通报单一张也没收到。

  新规出台后,一辆辆黄色车身的校车醒目地行驶在马路上。清洁的车厢,宽敞的乘车环境,一切似乎都很令人满意。但是,当大量不合格的校车纷纷消失后,一些新的问题也开始逐步显现。

  原先,有些学校为了节省成本,把厂里的厂车拿来用做校车。但是新规定中指出,只有学校自己购买或者租赁具有营运资质的车才能作为校车投入使用。

  如今,租一辆44座的大巴每天租金是600-700元。伴随着成本的上升,校方不得不提高乘坐校车的收费标准,这些成本最终转嫁给了家长。

  于是,一些家长不乐意了。“我平时骑自行车上班,和孩子上学是同一路线,原本觉得让孩子坐校车上学,他方便,我也省力。可是,现在坐车要多收钱了,想想有点肉痛,还是决定自己送孩子上学。”一位家长这样说。

  “学校申请的校车还没有批下来,我们家住得离学校比较远。算上堵车的时间,孩子每天要提早一个小时起床。”张先生向记者抱怨,“还有几次,为了送她上学,我没赶上单位的班车,上班都迟到了。”

  “我们小区里有几户人家正在考虑拼车。有私家车的家庭,顺路载上邻居家的孩子一起上学,一辆车坐四五个孩子没有问题,费用由每户人家分摊。这样做省时省力,但是一旦发生安全问题由谁来负责?这也是我至今还在犹豫的原因。”张先生说。

  新标准在校车人数核定上提出了具体要求,即“幼儿校车座间距不小于420毫米时按每280毫米核定一人,小学生校车座间距不小于500毫米时按每350毫米核定一人”,同时规定,专用校车不允许核定站立人数,非专用幼儿校车和非专用小学生校车运送学生时也不允许核定站立人数。

  新标准有许多针对校车安全性的规定,以避免幼儿及学生在乘坐校车时受到伤害,或在事故发生时将危险降低到最小程度。

  此外,新标准还加入了标志、扶手、安全带的规定,如专用校车的每一个儿童座位均应装置安全带。

  “大家慢慢上,不要被雨淋到。”张阿姨撑了把伞,站在刷成黄色的幼儿园校车前,从家长手中“接”过孩子,尽量不让他们淋到雨,“大家排好队,依次上车。”

  “他们是‘巴嫂’,就是校车上的安全管理员。”宝山区教育局副局长刘政笑着说,“没听说过这个随校车规范诞生的新名词吧?大多数幼儿园的校车上都有‘巴嫂’,她们年龄比较大,责任心也强。”

  “车子要开了,大家坐稳,拉好扶手。”张阿姨提醒着车上的小朋友。校车缓缓开动后,几个来不及吃早饭的小朋友拿出蛋饼、饼干。张阿姨也不闲着,给小朋友讲起了卫生习惯、文明礼仪、交通法规。

  在车上,“巴嫂”有时候会提前给小朋友上晨会课。刘政说:“校车就像校园的延长线,我们希望‘巴嫂’能像老师一样,让学生养成良好的出行习惯。”

  在中小学校车上,有学校的安全管理员。安全管理员不但负责校车上学生的安全工作,还要和司机及时沟通。区里搞校车司机培训,他们要做好通知工作;校车半路出故障了,安全管理员也要负责协调联系。

  “开学前的整个8月份,我们都在忙校车的事情,足足忙了一个月。”上海格林菲尔幼儿园园长梅宝告诉记者。

  格林菲尔幼儿园是一所民办幼儿园,从创办之初便有校车接送孩子。现在,幼儿园拥有2辆校车,负责接送十几个孩子上学放学。

  “以前市里对校车的管理不是很严。”梅宝说,“但车上坐着孩子,安全绝对是第一位的。”

  在梅宝的印象中,从去年开始,上海市对校车的管理严了起来。“交警部门和教委联合下发文件,要求所有的校车都要登记备案,还特别要求校车必须是上海本地牌照。”

  “我们的车都通过了检验,校车司机也接受了安全培训。”梅宝说,“通知还要求所有的校车要统一喷涂校车标志,不过这项工作是在今年8月份才全面展开的。”

  今年的校车管理比去年更加严格。“去年只要求校车是本市牌照,今年更严,要求司机拥有本市户口。”她说,“另外,在交警和教委之外,新增了一个主管部门——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

  “我们幼儿园的2辆校车都重新喷了漆。说实话,成本增加了不少,光喷漆每辆车就花了3760元。”梅宝说,“不过我们觉得这些开销是必需的,有这么多部门的严格管理,校车只会越来越安全。”

  “我们的主要工作还是对校车的行驶路线备案,在每张校车证的背后都打印了行驶路线,校车只能按照规定的路线走,不能随便瞎走。”上海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办公室副主任吕高生告诉记者,“大部分的备案已经在9月上旬完成了,可能还会有一些零星的申请。下一步我们将开始上路执法,看看这些校车是不是按照规定行驶。”